追蹤
義佬的玩藝復興SALON
關於部落格
專注的玩樂是一種藝術!
  • 258231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22

    追蹤人氣

流浪的背包˙第三章:對峙

 
流浪腳步:十分–菁桐
 
再度坐上"特別座"後,我往平溪線的終點站『菁桐』前去。
 
不知道是不是剛吃飽的原因,我開始昏昏欲睡
 
寒山細雨、氤氤霧氣,列車搖搖晃晃行駛在寂靜的山谷裡,摳摳唧唧的聲響彷彿是重複不斷的和弦,彈奏著搖籃曲,催人入眠。

反正是終點站也不用怕睡過頭,就小憩一下唄~
 
 
我想,這樣的車站對阿本仔來說有種致命的吸引力吧!
 
 
 
 
 

 
以前坐平溪線時從沒有在菁桐站下車,最多都在平溪站就回頭了,所以對菁桐的印象是空白的。到底在菁桐有什麼等著我去發掘,我懷著多一絲的期待與好奇。 
 
坦白說,若比較車站周邊的觀光條件,菁桐是不如十分或平溪的,但若只看車站本身,菁桐無疑是十分線最值得細細品味的車站。
 
首先是保存良好的木構車站,這台灣已經很少見了,而覆滿綠苔的屋瓦大概是全台唯一吧!
 
綠瓦&奶油色牆壁、咖啡色閘口,三種顏色的組合讓人感到一股溫暖,但又不致於太熱情。馬賽克拼貼地板則道出了菁桐車站與煤礦的息息相關,車站背景就是洗煤廠及礦山,底下還有潺潺而過的基隆河。
 
        
 
  
另外,菁桐站還保留了「橋板」這設備。
 
啥是「橋板」? 
 
 
在台灣鐵路早期貨物運輸,有「整裝零擔車」或「沿途零擔車」,為方便鐵路運送工人裝卸,鐵路局各站皆設有「橋板」或「踏板」做為裝卸貨物,擁有二塊,走裝載車輛使用時稱為"橋板",總長為14.1呎,作為貨物裝卸用稱為"踏板"長度為9.9呎。
 
 
在80年代後煤礦結束營運,平溪人口大量外流,貨物運輸也因公路與汽車的取代,橋板的功能才正式功成身退,現在很少見。
  
 
車站外面便是菁桐老街,短短的,不到一百公尺,與舊山線勝興車站有些神似。向左走旁邊是煤業文物館;向右走隔壁則是鐵道故事館,可惜週一都沒開。
 

 
 
 

 
 
 
 
 
 
既然來了菁桐當然要去看看太子賓館。太子賓館在106線道平菁橋旁的一條岔路下方,從橋上看到的日式建築屋頂那就是了。

出老街後映入眼簾的是一座奇怪的圓環,奇怪的地方是其中聳立的
雕塑---"菁桐坑紀念雕塑"。本人對這雕塑實在很有意見,因為不管從哪個角度看過去,就好像一張大嘴正準備吞噬兩個礦工一樣…亂可怕的~
  
 
 
在我快到太子賓館時,隔壁精舍裡突然衝出三隻狗,對我發出低吟的吼聲,其中兩隻還步步進逼,擺出一附作勢攻擊的姿態!
 
開玩笑~義佬俺當兵時可是受過"軍犬訓"的耶!狗狗的習性我早摸的一清二楚,何況這區區兩、三隻看門狗也想跟我對抗?!"真是狗眼看人低"
 
反正無聊,就跟他們玩玩唄~
 
 
<以下情結有”弄狗”內容,極度愛狗人士請酌情觀賞>
 
我停下了腳步,與牠們怒目相對,一開始牠們眐了一下,但依舊狂吠不止。接下來我收起雨傘,逐漸走向前,牠們發覺自己的恫赫無效,開始有些急了、慌了~吠叫聲也越來越失控,連精舍內的主人的呼喚都不理。
 
突然!我一個箭步往前奔,雙臂大張…一瞬間,牠們被嚇到了!本能的全都掉頭往回跑。而當牠們停下轉身後,發覺我依然慢慢前進。
 
這時牠們的吠叫聲已經變小很多了,也不敢再次逼近。
 
在走到一半時,我再次停下來盯著牠們,然後假裝轉身往回,但眼神留著一點餘光。在牠們以為威脅漸除慢慢回到"領地"時,突然我一個轉身揮傘向前!
 
這一嚇完全出乎牠們的預料,驚的牠們夾著尾巴躲回精舍,再也不敢出來…一場對峙就這麼落幕了。
 
哈哈~看來不只惡人無膽,惡狗也是啦!
 
 
 
弄完狗後我準備進太子賓館瞧瞧,但…又遇到休館了。
 
唉~這也算另類的"週一症候群"嗎?
 

流浪未完,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