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義佬的玩藝復興SALON
關於部落格
專注的玩樂是一種藝術!
  • 258231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22

    追蹤人氣

萬王聖光˙萬金天主堂

一百五十多年來,多少遠渡重洋的神職人員,在斑駁的牆壁、光滑質樸的木椅與瑰麗的彩繪玻璃之間,化成了天使,燃燒生命與靈魂的能量,照護了島上黑暗蠻荒的土地。
 
榮耀終歸奉獻,作為台灣唯一由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敕封的『聖母聖殿』,萬金天主堂其地位僅次於羅馬梵諦岡教廷的大教堂,重要性可見一般。
 
 
 
 
 
我想起了美國自然史學家史蒂瑞 Joseph Beal Steere【註】,旅行到萬金庄時的紀錄,其中重現了十九世紀西班牙神職人員在台灣傳教的片斷。或許,透過這些史料,能給大家在賞析建築時產生一些畫面。
 
以下是史蒂瑞與Jimenez神父"鬥嘴鼓"的一段,節錄自『來自福爾摩沙的信件』
 

 
我們現在通過幾個小鎮,大家都在慶祝新年。真不可思議,我們居然買不到任食物。這大概是一年裡唯一的節日,漢人因太忙而不想賺點蠅頭小利的…
 
原本計畫住宿在萬金庄的天主教傳教所,但抵達該地時,發現那裡已經住著停泊打狗的英國炮艇官員、廈門的海關專員,及矮小的西班牙道明會神父。他一點英文也不會說,僅用手勢和表情來勉強溝通。
 
天主教會在這裡設立傳教機構約已十年,平埔番裡約有數百人皈依。福爾摩沙的天主教徒,在傳播福音所忍受的艱苦工作上,至少不如基督徒。他們一般很安靜的待在禮拜堂或機構裡,經由漢人代理來做傳教工作,而基督徒卻爬山涉溪。
 
Jimenez神父發現我會說西班牙語,非常高興。但很快就覺得有義務告誡我,說所有的基督徒正走向「地獄」。每次我一回房,他就要與我爭論。最後就在我準備回打狗時,他來見我。態度跟先前所用的獨裁風格相當不同。跟我說他認為那些以基督教信仰生活了好幾代的新教徒,是由於無知。但神是慈悲的,故可能還有點希望。不過,那些見過世面的人有責任來改革,並返回母教會。
 
 
 
我知道這對我是直接攻擊,所以回答時我先告訴他我自己國家的全面次序與寧靜、每個村莊都有自己的教會與學校、人民的智能與道德品質,及犯罪極少等。然後告訴他我在巴西看到的嚴重不道德與邪惡。每個階級都賭博、人民的無知、法官的貪污腐敗等。在告訴他在秘魯居民八千到一萬人的城鎮,那些住在一起結婚的,算起來大概只有幾打。在那裡私生子不算不名譽的事,行為莊重卻得不到嘉許。他們數百年來完全都在天主教的教導下。基督教從未有機會干涉或損害其工作。
 
我告訴他,我尚未見到他的宗教有任何優點,讓我想拋棄父親的信仰,而改信他的。因我打算探訪馬尼拉,而在回家途中可能也會經過西班牙,故信口答應他,我會仔細審查那裡人民的情形,會試圖找出天主教的優越原因何在,若是發現那是其在宗教上,那我會開始考慮皈依天主教徒。這個允諾似乎未能令神父太滿意,因為他與我同樣知道,世界上少有幾個地方是比馬尼拉腐敗與不道德的。
 
 
歷史或有多方詮釋,功過因利害立場而異。建築的價值也是吧!
  
 
回到萬金天主堂本身,天主堂是西班牙歌德式樣,包含聖母像也跟常見的聖母大不相同。聽同班的陳伯說:聖母不是神,是聖人;既然是"人",就要有人的感覺。各地的聖母像風格皆不同,乃因於何種形態才符合當地信徒對"聖潔"的印象。
 
       
 
        
 
        
 
而天主教堂的裝飾通常是華麗甚至誇張的,因為歌頌天主與聖人的神蹟。這麼神聖的地方好玩嗎?
 
不太好玩!因為到教堂沒跟著一起做禮拜、唱詩歌,怎能感受到福音呢?下次如果安排教堂行程,建議可以早些,甚至體驗一下做禮拜,相信更有感覺喔~
 
好玩度:★★
 
        
 
看完萬金天主堂後,我們到萬巒吃海鴻豬腳。炎熱的天氣,我開始有些中暑的跡象了…真糟糕!下午還一堆建築要看哩~
 
 
下一站:中崙國中2008.05.02
 
       
 
 
【註】:史蒂瑞Joseph Beal Steere˙美國博物學家。西元1873年來到臺灣,並在1874年的3月做了一趟從打狗至萬金的旅行,甚至還比其他的旅行家更進一步的深入大武山區內,做一項北排灣族群的研究調查。因當時的台灣正籠罩在牡丹社事件的肅殺氣氛之中,島上原住民正處於保衛自身安全而極度排外的狀態。史蒂瑞不僅能進入排灣族的社會之中,用科學方法調查原住民的生活習性,甚至描寫萬金附近各種族融合,互動情形的同時,也反映出19世紀台灣的社會狀況及歷史背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