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義佬的玩藝復興SALON
關於部落格
專注的玩樂是一種藝術!
  • 258590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22

    追蹤人氣

「療癒系」桃米生態村&紙教堂

建築旅行來到今天的重點,也是過夜的地方-桃米。
 
 
 
對桃米義佬是很陌生的,在行前介紹前,我只在公視看過一次關於它的報導,但內容說些什麼我大概忘光了,只依稀記的提到很多很多青蛙…
 
這次來到桃米村,我體會了什麼是愛家、愛鄉、愛土地的實踐。這裡沒有偌大空盪的水泥停車場,也沒有突兀俗氣的”農特產品展售中心”,更看不到豪華鋪張的渡假村…。桃米村的再造過程沒有財團介入,全都是在地人加上旅居他鄉的遊子,自發性的結合,一點一滴慢慢將桃米村蛻變為『桃米生態村』。
 
 
 
 
"放"在草皮上的紙教堂。
 
 
 
雖說是Dome,但這裡完全找不到一絲宗教的氣息,連最基本的十字架都沒有,令人十分意外!(原因請看紙教堂的誕生一段)
 
Dome內部由數十根巨大紙管構成,並以橢圓形陣列。相較其他材質,紙纖的韌性及可塑性極高,而且質感跟木頭相近,給人有溫暖安定,容易親近的感覺;屋頂則以"吊"的方式,將鋁管騰空"拉"起,然後"撐"住天幕,完全展現力學運用,感覺十分輕盈。雖然只是小小的空間,但卻能營造出神聖莊嚴的氣氛。
 
 
 
 
 
 
 
外牆則以玻璃纖維浪板圍成長方形,全開時的通透性,會令人忘了有牆壁的存在;而夜晚燈光點亮後景觀截然不同,玻璃纖維浪板變成了"燈罩",透出溫暖柔和的光線,這時的紙教堂彷彿化身一盞檯燈,守護著每個桃米居民。
 
除了教堂本身絕美外,周邊的造景&建築一樣十分精采。
 
 
 
 
 
尤其水是池的規劃方式,特意在池邊與建築交界處劃出一道斜坡,使走在其中的人產生視覺分割,這樣就能完整倒映教堂及周邊景物。
 
跑了一整天,大家都又累又餓,社區媽媽也準備好的豐盛的伙食,而剛好今天碰到公視來拍專題,但飢腸轆轆的義佬已經顧不得醜態上鏡,不管啦~飯菜給他打的尖尖滿滿飽餐一頓再說!
 

 
 
紙教堂的誕生:
 
日本阪神大地震後,家住東京的坂茂建築師從報章媒體看到許多人在倒塌的建築物中罹難,許多的醫師、護士、NGO組織在內的一般市民,在災後的第一時間紛紛趕到現場投入救災工作;「身為建築師的我,究竟能夠做什麼?」坂茂思索著。

他決定到神戶一趟,找尋聚集不少越南籍難民的鷹取教會,看能不能幫上什麼忙。當他抵達「災後只剩下一尊基督像」的鷹取教會時,他簡直不敢相信眼前滿目瘡痍的街景宛如歷經二次大戰炮火的轟炸,而來自不同國籍的災民們,在斷垣殘壁中默默地舉行露天彌撒,彷彿寒冬中尋得溫暖的營火般。
 
 
 
為了讓集結教會的志工們能有更理想的工作環境,坂茂主動跟神父提出興建「紙建築」的構想。神田裕神父一聽,週遭房舍全遭火舌吞噬,竟然還要用紙來蓋房子,直覺坂茂的提議太不可思議了,神父搖搖頭並告訴坂茂,當有形的教會傾倒之後,真正無形的教會終於出現了;神父並追加說:「看到我們的社區遭受如此慘痛的打擊,在社區重新站起來之前,我沒有重建教堂的打算。」這句話深深撼動坂茂的心,但也更加強他要為教會做點什麼的信念。
 
而神田裕神父原本只是個一心為神奉獻的傳教士,教導教友們愛神、愛人,但他卻驚訝地發現,自己叫不出在地震中罹難的鄰居名字。這對神田裕神父打擊甚深,也促使他決心走出教堂和社區民眾在一起。所以最終,神父與建築師達成共識,紙教堂將會是一個快速建成、臨時的「社區聚會所」,平日作為社區公益之用、假日才從事於教會事物。也因此,紙教堂在設計上刻意捨去了宗教的色彩與象徵。 
 
紙教堂表面功能為替代地震當中被燒毀的鷹取教堂,但它在災區重建過程中,轉變為負起跨越宗教和社區營造的重責大任。

現在,移居至埔里的紙教堂它將繼續扮演社區重建的平台,更是未來社區營造的聚會所、農產業展售和行銷、生態社區理念的傳播中心。

 
而現在紙教堂座幸運的是,座落在比在鷹曲那裡更寬敞的土地,未來居民還可以在這裡舉辦各式集會、教會彌撒、結婚典禮等各種活動。在日本,這紙教堂是「做社區營造、交朋友」的地方;現在它在台灣仍以原來的風貌、功用繼續傳承它的使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