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義佬的玩藝復興SALON
關於部落格
專注的玩樂是一種藝術!
  • 258231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22

    追蹤人氣

「原鄉與現代」建築展旅記 in 高雄


 
中午在鄧師傅用完餐後,我們一行人浩浩蕩蕩開跋到夏綠蒂下午茶,順便討論早上的觀展心得,奇怪的我怎樣都不能進入狀況,全程不知所云,於是我懷疑是否那塊"洗髮精口味"的蛋糕壞我的味覺,把腦袋裡的印象洗的一乾二淨,可見差勁的食物確實是萬惡之首啊!
 
 
 
 
想起老師說過的,建築展是種最難辦的成功的展覽,我想原因有二:
 
一是你不可能把建築搬來展場,現代人到建商看房子時,多有樣品屋或3D虛擬實境可以體驗;而展場頂多是模型,要如何讓參觀的人有"親臨現場"的感受?二是並非所有參觀者皆是受過專業訓練,那些設計圖及手稿在缺乏創作者或參與者的"情境引導"【註】的輔助下,顯得艱澀難懂,是不是淪為展場佈景的一部份?
 
我想這些問題該是策展人該去思考的。
 
  
 
【註】:說"缺乏"其實這是義佬個人的感覺啦!(若比對之前在台灣文學館的同類型展覽『見築』來說,文學館本身建築的歷史豐富度,及空間營造的氛圍即讓它佔盡"硬體優勢"。)
  
 
 
  
  
感覺這次展覽的文字、圖像、模型,及訪談之間,好像彼此各說各話,而且太過冷調沒有溫度,勾不起人與建築互動的慾念,我多次蹲在模型旁,試著從不同角度讓自己進入場域,但都一直無法進入狀況… 
 
想起在閱讀大衛麥考利的「城市」或中村好文的「意中的建築」時,每每不自覺神遊其中,即使文中的場景是虛構的,或是遠在地球某個陌生的角落,作者透過精妙的文字及手繪圖,引領讀者從量體造形、材料質感開始構築,接著進入動線格局、光影變化的營造,同時思索建築與周邊環境的互動,最後迸生空間聲音、空間氣味的意象。他們的共同點是作品中都描繪出人在建築的"生活感",建築因人的生活留下痕跡,痕跡紀錄着人的故事,有故事的地方才能引人思懷。
 
回到這次展覽,既然定位為”文件展”,再加上高美館展場的限制,也不忍苛責過多。
 
很幸運的,此次展覽選出的建築不少位於台南及高雄,這些建築年紀輕的有三十多歲,老一些的則將近五十歲,雖然少數已被拆毀,但大多依然安在,並持續使用中,這對於習慣遺忘、喜新厭舊的台灣來說真是難能可貴!
 
 
接下來義佬來介紹一下高雄的幾棟那時期的建築。
 
 
【高雄三信家商波浪大樓】
  
「不協調的實用,粗糙的細膩感」
 
  
 
  
 
剛看到這棟建築時,我是嚇了一跳,首先是淡粉紫色的粉刷,不是說粉紫色不好,只是出現在校園中,而且是在這麼一棟外型”怪異、不協調”的建築上!軟性的色調讓原本線條已經繁複多變的波浪形樓板顯得更鬆散欲塌;但相反的,卻有效削弱了尺度碩大的塔樓上所帶來的霸氣和壓迫感。
 
這是正立面的印象,忽略了顏色的衝擊,來到側面方發現這棟建築精彩之處。一開始我還不太能想像波浪起伏的程度,但站在走廊上時才發現起伏還真明顯!端視牆緣盆栽就可以感受的到了。
 
 
 
 
  
 
 
看到這裡一定會有人想問,這棟大樓的樓板為什麼是波浪狀的?是地震的關係,還是地層不穩,亦或是偷工減料?當然都不是。所有疑問等你一踏進教室就豁然開朗了,原來室內空間是"劇場形"配置,也就是俗稱的階梯教室,階梯教室一點都不稀奇,但整層整棟樓都是就不簡單了(除了一樓外)~
 
階梯教室的好用過的都知道,不只後方的同學較不會被擋住視線,老師也更容易掌握同學動向,但礙於一些原因(後面會提到)階梯教室沒辦法普及,相形之下,三信的師生就十分好命。
 
 
 
 
 
  
 
 
再談階梯教室,牽就平面的關係,一般階梯教室地板都是架起來的,越後方就架的越高;相對的,與天花板的距離就越近,壓迫感也就越大,而且出入口只能開在前方,人員在進出很不方便,若硬要在後方開出一個出入口就勢必再設幾階樓梯,如此徒增加空間複雜度與使用上的危險,所以"劇場形"配置大多用於大講堂或視聽教室,數量當然不可能多,普通教室更幾不可能採用,這是先天的限制。
 
而有辦法突破這限制嗎?有的,建築師陳仁和四十幾年前就找到這答案了。
 
將樓板作成波浪狀,自然形成高低起伏,不用架高後方,而後方出入口亦不需再做階梯克服落差問題,另外,每層樓板同步起伏也降低了天花板壓迫感,可謂是一舉兩得,聰明的不得了!
 
 
 


 
 
 
但這樣的設計真的如此完美無缺嗎?我想這問題應該去問問蓋房子的人,只要任何從事營造的人看到設計圖一定快瘋掉,即使是以現在的土木技術,因為這實在太麻煩了!
 
然而在如此極具巧思的設計下,卻夾帶著更多莫名奇妙的元素…尤其在它被歸類為現代主義建築的一份子。
  
 
 
 
 
 
 
面對現代主義的主張的理性、簡約、反傳統、去除裝飾等訴求,波浪大樓屢屢對其反動,首先是是牆面、天花板裡裡外外滿是線條紋路,而令人驚訝的是這些完全以開模灌漿作成,不是”貼皮”的,可想見其高難度,並且沒再加以打磨修飾,就保持拆模時的粗糙感,僅僅上漆而已,實在是十足任性的作法啊!而塔樓的日式風格屋簷也完全跟整棟建築調性跳tone了,隱約透漏了後現代主義的民族風,不過最弔詭的還是上面那兩頭白象…完全想不透”牠”代表的意義。
 
【高雄三信家商圖書館】
 
「時空膠囊」
 
 
 
  
 
  
   
 
看完了波浪大樓,我們望向對面的建築,黑黑舊舊的,上面還生了根"膠囊狀"的尖塔,風格與波浪大樓截然不同,但它竟同樣出自陳仁和之手。比之外型顏色怪誕的波浪大樓,這棟造形安分多了,不過細部修飾上卻更勝一籌,十分的"厚工"。怎樣,業主預算太多,當工班是"月領"的嗎?這種作法在現在幾乎不可能發生。
 
這棟建築由兩部分構成,一邊是實習教室一邊是圖書館,相連卻不相通,各走各樓梯,不過頂樓卻共用,拾級上到尖塔頂端視野極好,可以盡收南高雄的天際線。
 
 
  
 
 
 
 
 
  
 
 
  
 
眺望遠方的85大樓,是典型的後現代主義風格,遙想四十年前那裏不過是荒草蔓延之地,現在已是新都心所在,頗令人感觸,現代主義在數位建築化的當下幾已老朽凋零,於此同時,綠能有機一派又悄悄的崛起,當代建築的命運不似古典時期可以長命百歲,人們喜新厭舊的速度越來越快,大量繁殖也大量毀棄,而人們毀棄經典的速度是否也超過了樹立經典的速度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